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392章 连环套

作品:我不想当超级差佬|作者:它山之鱼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10-19 01:52:46|下载:我不想当超级差佬TXT下载
  “动机呢?!”

  谢讪一字一句问着,“不要告诉我,沃德豪斯·华德选择自杀就是为了陷害你。”

  蝼蚁尚且偷生,何况是米帝上流社会的沃德豪斯·华德。

  要知道,越有钱的人越惜命。

  毕竟在商人严重,其它事情可以用钱解决,但延长自己生命,有钱也不见得能办到。

  梁立波带着笑容,“看来你没蠢到家,没错!沃德豪斯·华德自杀就是为了陷害我。

  当然,他的自杀是受人指使……准确的说是被胁迫。”

  “这些都是你的推测,证据呢?!”

  谢讪双手撑在桌面上,伸着脖子,犀利的双眼死死盯着梁立波,想通过眼睛判断出他是否说谎。

  但很可惜,梁立波双眼清澈又真诚,让他根本无法分辨。

  “证据……你可以在寅施身上寻找。”

  “金钱大状寅施?!”

  “没错就是他。”

  梁立波伸手掏出烟盒,取出一根烟,弹了弹“吧嗒”点燃,抽了几口烟,将烟对着谢讪吐了出去道,“在我审讯沃德豪斯·华德时,发现寅施可不是普通大状,几乎可以断定他与沃德豪斯·华德是同伙。

  但很可惜,在我想印证时他死了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寅施迫使沃德豪斯·华德自杀的?”

  见谢讪一副不相信的语气,梁立波开口解释,“寅施只是一个传声筒,他背后还有人。”

  谢讪想了想道,“从逻辑上说的同,但没证据之前,梁sir你和madam水还是重大嫌疑人。”

  “嘎吱!”这时审讯室门被推开,一位年约三十多岁的警长走了进来,站在旁边附耳小声,告诉他梁立波代理律师来,同时还拿着保释令。

  谢讪示意旁边的探员继续询问梁立波,旋即同警长离开询问室。

  不过他并未立刻见律师,而是回到办公室拨打电话。

  “郝sir!”

  “情况怎么样?可以定他的罪了吗?”

  “暂时不能,而且……而且梁sir提出新的调查方向,以及嫌疑人名单。”

  谢讪如实汇报。

  电话另头郝衽思考片刻道,“可以让他保释,不过……对他行动轨迹还要派探员跟着。”

  “是!长官。”

  此刻谢讪压力山大,同时在审讯室的探员压力更大,面对骁勇神探,又是高级警司的梁立波,探员只好陪着笑脸。

  想想在企业中,普通职员见到高级管理者,天然会有敬畏。

  当然这并不是普通探员心理素质不强,而是警队纪律严明,谢讪询问梁立波已算是越规。

  按警队规矩,询问梁立波要么是同级高级警司或者总警司。

  “长官!我都是照规矩办事,还请你多担待。”

  “都是为了工作,我能理解。”

  梁立波话音刚落,谢讪推门走了进来,在他身后跟着一位拎着公文包的大状。

  “sorrysir!”

  谢讪言不由衷地道,“刚才都是为了工作,还请梁sir您谅解。”

  “谢sir!新的调查方向我已经指出,希望你在本月内将案件告破。”梁立波平静地的说着。

  月底之前破案?!

  屮!

  今天都27号了。

  三天之内怎可能破案。

  腹诽归腹诽,谢讪还是满口答应,他知道这是梁立波对他的敲打,准确的说是穿小鞋。

  很快梁立波同水淼乘车离开,不远处一栋建筑内,一位亚裔男子放下高倍望远镜,拨打电话。

  “寅生!梁立波已经离开九龙总署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寅施挂断电话,抬头对着周星星,“周生你的计划好像并未奏效……”

  周星星笃定的说着,“梁立波虽然暂时离开,但九龙总署并未解除对他的嫌疑。

  还有凯丽那边应该也快有结果了吧?”

  寅施抬起手臂,看了下时间,“按时间算,此刻警监会委员应该正与凯西会面。”

  闻言周星星点了点头,摆手喊来一位白人男子,用英语道,“都准备好了吗?”

  白人男子点头,旋即拿出超薄笔记本电脑,将无线耳机递了过去。

  周星星戴上耳机,拿起变声器,这时白人敲击回车键。

  与此同时,观塘某停工已久工地外,众多穿着防弹背心探员隐藏在建筑内。

  刘刚举着高倍望远镜,观察工地内两伙人。

  这一刻凤凰打开面包车后备箱,他与卧底警员明台将一个木质大箱子抬下来。

  “货在这里,钱呢?!”

  嚣张对距离他几米远的一位打着耳钉的男子道。

  “老规矩先验货……”

  “叮铃铃!”这时一道手机铃声打断了耳钉男的话,嚣张警惕的盯着耳钉男接通电话。

  “老板……”

  “不要说话,听我说!”

  电话另头一位看着儒雅有学识的男子,边观赏维多利亚港的风景,边搅拌咖啡道,“凤凰、明台两人是警方的人,交易取消,找个地方做掉凤凰,留明台半条命,并佯装无意间,让他听到是油麻地警署传递出的消息。”

  “明白!老板。”

  挂断电话,嚣张向前迈了几步,站在耳钉男前,附耳道,“刚得到可靠消息,咱们此次交易已经被差佬盯上……此次交易取消。

  等咱们查清是那边隐藏内鬼之后,在确定交易时间。”

  耳钉男微微点头,旋即大手一挥转身带领马仔小弟乘车离开。

  “嚣张!怎么交易取消了?”

  凤凰疑惑的问着。

  “出了点意外,交易改期。”

  嚣张揽着凤凰的脖子,旋即吩咐他与明台两人将木箱抬上面包车,接着小声吩咐身边马仔小弟。

  ……

  “刘sir!对方取消交易,是否行动。”

  这时耳麦内传出飞虎指挥官声音。

  刘刚眉头紧蹙,此刻行动的话,那凤凰、明台身份就彻底暴露了,前期的所有准备将化为泡影,同时在想通过这条线,抓捕大拆家几乎不可能。

  “取消行动!”

  “是!刘sir。”

  飞虎指挥官示意组员隐蔽,放拆家车辆离开。

  ……

  “磅!”将木质箱子抬进面包车后备箱,在关门的同时,明台小声问道,“交易怎么取消了。”

  凤凰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。

  “凤凰哥、台仔上这辆车。”这时,嚣张坐在车门口朝他们两人挥手。

  两人坐进面包车,明台顺手将车门关上,嚣张伸出道,“将枪交出了,我处理掉。”

  闻言,两人心中一惊,身份暴露了!

  “别动!”

  明台、凤凰两人感觉到后脑勺被硬物盯着,接着,坐在后排的两位马仔小弟,伸手从他们腰部拔出枪械。

  “嚣张!!!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凤凰举起双手,怒喝着。

  “啪啪啪。”嚣张露出嗜血笑容,伸手在凤凰脸颊上拍着,“问我什么意思,难道你们两个心里没逼数吗?”

  “你把话讲明白。”

  “嘭!”这时后排的两位马仔小弟,用枪托将两人打晕,一位马仔小弟对着嚣张道,“凤凰哥真是内鬼?”

  嚣张瞪了马仔小弟一眼,“老板亲自打电话来的,能有错?!”

  说罢,又道,“将他们困起来,找个地方将两人沉海喂鱼。”

  消息走漏了?!

  明台心中惊骇,此次行动,警署只有少数人得知,难道……

  他不敢往下想,因为知道卧底计划的只有梁立波、石韬、刘刚以及扫毒同事。

  很快,面包停靠在一处无人海边,嚣张打开车门下车,几位马仔小弟将凤凰、明台拖了出来。

  “嗯嗯嗯!”

  被封住嘴巴的凤凰,用力挣扎。

  “二五仔!”

  嚣张双手抓着凤凰头发,抬起腿,膝盖用力顶在凤凰小腹,阴鸷的道,“凤凰哥,你知道我最恨二五仔……不过你放心,明年的今天我会给你烧纸钱。”

  说罢,掏出手枪顶在凤凰额头,扣动扳机。

  “砰!”枪声响起,凤凰额头露出一个拇指大小的血洞。

  跪在一旁的明台,见嚣张如此凶狠,腾地起身,撞到身旁的马仔,用劲全力向半人高的草丛中跑去。

  “砰!”

  “砰!”

  这时两道枪声响起。

  明台与一位马仔小弟同时倒地,其中一位机灵的马仔小弟,见几位穿着防弹背心的探员冲了过来,拽着嚣张吼着,“嚣张哥,差佬来了……在不跑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哒哒哒!”

  一串子弹打在面包车上,发出‘叮叮叮’响声。

  嚣张蹿进车内,面包车嗖一声蹿了出去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刘刚朝面包车开了几枪,旋即冲到明台身边,将他抱在怀中,焦急的喊着,“明台!明台……”

  “刘…刘sir……”

  “别说话,白车马上就到。”

  刘刚捂着明台背部伤口,明台抓着刘刚臂膀,“我们身份暴露,警…警署有…有内鬼。”

  说罢,昏死过去。

  内鬼?!

  刘刚表情惊骇,旋即眼神犀利的扫了一圈,试图在众多探员中找出内鬼。

  “头!”

  这时一位探员跑了过来,“凤凰死了。”

  “你们还楞着干嘛,追!”

  “yessir!”

  几位探员转身跑进警车内,朝嚣张跑的方向追去,同时总部,沿途拦截。

  “乌拉!乌拉!”

  一辆白车开道现场,几位急救人员,有条不紊地给明台止血,并建立静脉通道。

  “刘sir…刚才我亲耳从嚣张口中听到,警署有人将此次行动泄露出去。”

  躺在推车上的明台,摘下氧气罩,将当时情况详细叙述一遍。

  “你是说,在交易途中,嚣张接了个电话之后,才取消交易?”

  刘刚眉头紧蹙问着,此次扫毒组行动前,参加行动的所有探员所有通讯设备已经上缴。

  因此可以排除扫毒组探员走路风声。

  石sir?!

  不会!真要是石sir是内鬼,对方就不会在交易途中才收到风声。

  至于梁sir……那更不可能。

  那会是谁?

  刘刚暗自推测着,明台断断续续道,“没错!不过当时我距离嚣张很远,并未听到通话内容。”

  说着,用沾血的手指,在刘刚衣袖上写着,“这时嚣张当时用的手机号码。”

  “我这就让伙计们查通话记录。”

  很快白车驶入附近公立医院,目送刘刚进入手术室,刘刚通过电话,吩咐警署技术科调取嚣张手机今天所有通话记录。

  ……

  油麻地警署。

  “什么?卧底身份暴露,污点证人被枪杀!”

  坐在副署长办公室的石韬,腾地起身,惊愕的盯着刘刚。

  刘刚点头,他并未将内鬼一时汇报,因为眼前的石韬警司也是嫌疑人,在没有彻底排除他嫌疑之前,此刻刘刚只相信自己以及梁立波。

  “查!看是哪里走路消息的。”

  石韬警司气愤地道。

  “是!长官!”

  刘刚离开石韬办公室,回到办公室,将门关紧,拨打梁立波电话,电话铃声响了几声,听到梁立波声音传了出来。

  “刚仔!今天不是有行动,怎么想我邀功?”

  “梁sir!行动失败……”

  闻言,梁立波眉头紧蹙,心中第一反应也是警署内有人走路消息,他肃声道,“刘sir!知道此次行动之人,都是嫌疑人,我也不例外,现在我命令,先从我排查起。”

  “梁sir!你怎么可能是走漏消息之人……”

  梁立波开口打断道,“记住!作为警务人员一切都要依靠证据说话,在没有排除我嫌疑之前,我依然是嫌疑人。”

  “是!长官。”

  这时敲门声响起,挂断电话,刘刚肃声说了‘请进’二字,一位技术科警员走了进来,将文件夹放在他面前。

  “刘sir!您让我查的号码是太空卡,与他通话的号码也是太空卡。”

  太空卡是港岛特色,等同于一次充值卡。

  此类卡不需要实名认证,而且港岛大街小巷都有售卖,根本无法查出购买人。

  技术探员道,“不过…不过……我们从一个太空卡通话记录内,发现署长私人号码。”

  “什么?这不可能!”

  刘刚腾地起身,双手翻阅通讯记录,在与嚣张通话的太空卡记录内,见到熟悉的号码。

  “以现在技术,可以模拟号码吗?”

  技术探员点头道,“可以!通过软件可以模拟出不同号段的码号。”

  闻言,刘刚将近期事件串联起来,逐一推敲之后,感觉有一张大网,而这张网则都是针对梁立波。

  这是疑犯的‘连环套’!

  他们想通过此等低劣手段,阻止梁sir尽快复职,是怕梁sir查到他们!

  PS:这几天出差,加感冒,脑子昏昏沉沉没法2更,实在抱歉。

  不过欠各位大佬的章节,鱼鱼在康复之后,补更。

  今年气候反常,各位大佬也注意保暖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
我要啦免费统计